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深度观察|港交所改革近一年半 生物科技板块成熟了吗?

深度观察|港交所改革近一年半 生物科技板块成熟了吗?

更新时间:2019-11-07 11:12:16

每份杂志的记者:每份杂志的刘晨光编辑:张海妮

照片来源:摄影网络

2018年4月,HKEx迎来了上市制度的最大变革,其中两项引人注目:一项是允许不同投票权的公司上市;另一个是允许尚未盈利(甚至未创造收入)的生物技术公司在HKEx主板上市。生物技术的范畴是利用科学和技术制造用于医疗或其他生物领域的商业产品。仅采用这一标准的公司在其证券缩写中将有一个“B”。

当时,中国大陆的制药业正在经历裂变。产业升级迫在眉睫。一切都在增长,云也在逐渐开放。香港交易所的开放无疑是创新制药企业融资的阳光途径。去年8月1日,歌利亚制药有限公司(01672,香港)成为第一家通过该规则登陆HKEx的生物技术公司。今年5月上市的五月花制药有限公司(02181,HK)称,8家尚未盈利的生物技术公司已经在HKEx登陆。

最近,上述八家公司发布了半年度报告,其中大部分是上市后的第一份半年度报告。《国家商报》记者调查后发现,8家生物技术公司暂时没有盈利,4家公司没有主营业务收入,7家公司在R&D投资实现同比增长。就股价而言,一半的公司已经跌破发行价。

自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制度改革颁布实施以来,已有八家生物科技公司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去年八月,歌利制药成为第一家吃螃蟹的企业。

对于新股和次新股,股价是否低于发行价格是评估定价合理性和公司经营的参考维度。据《国家商报》记者统计,截至9月17日收盘时,8家上市生物技术公司中有4家已经倒闭。爆发的生物技术公司有歌力制药、百济神州(06160,香港)、华菱制药(02552,香港)和马博制药。歌利制药是最早上市的公司,也是迄今为止跌幅最大的公司。其股价已从上市初期的每股14港元降至每股不到4港元。

葛荔制药日k线图

CCID医疗卫生产业研究中心的高级分析师王宁表示,分手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一方面,整体经济环境。香港证券交易所是2018年全球最大的ipo资本市场,新股发行比例相对较高,每年有近70%的新股发行。另一方面,总的来说,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由于其独特的估值系统更有可能爆发。

医药领域的一名高级分析师告诉记者,资本通常有动机在上市当天保护市场,但股价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回归理性,股价主要取决于公司的基本面。此外,发行价格是否合理也是一个重要因素。香港股市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市场状态。在上市规则的祝福下,一两个能看到希望的品种已经获批。因此,基本设定的上市条件将降低投资风险,大规模股价下跌的概率相对较低。基本形成了“企业可以集资,投资者可以购买”的模式。

事实上,并非所有尚未盈利的生物技术公司都能登陆HKEx。HKEx新上市板块写道,上市条件包括企业必须经历概念发展过程。通过第一阶段临床试验,且主管部门不反对开展第二阶段(后续阶段)临床试验;市值至少为15亿港元。这些艰难的条件也是为了筛选生物技术公司的资格。

八家公司中,共有四家市值超过100亿港元,分别是百济神州、信达生物b(01801,香港)、君士坦丁生物b(01877,香港)和基石制药b(02616,香港),其中百济神州的总市值约为600亿港元,信达生物和君士坦丁生物的市值均超过200亿港元。

王宁认为,估值是动态的。每个企业都有一到两种新药在上市时能够取得突破,但它们能否在未来上市必须取决于临床发展。“有可能在开发新药的过程中,如果临床一期或二期甚至三期失败,公司的估值也会下降很多,所以对企业本身来说,估值是一个动态过程。”王宁说。

即使它公开,风险也不远了。记者注意到,德勤发布的生物技术产业研究报告显示,从第一阶段临床试验到成功批准的研发管道的平均概率仅为9.6%。

HKEx为生物技术公司打开大门后,今年8月开业的SciDev.Net成为生物技术公司的另一个融资渠道。作为科学创新委员会的第一家生物创新药物公司,微核心生物(688321,sh)在上市首日表现出色,最大增幅超过500%。

“投资者热情高涨,并将在一段时间内更加活跃,但最终市场将回归理性和企业本身的价值。未来复苏将会缓慢,港股可能是科学创新局的发展方向”。王宁说。

创新是企业,尤其是医药企业的生命线。许多著名的跨国制药公司不得不做出巨大努力来进行科学研究。2018年,罗氏在医疗研发上花费了110亿美元(尽管这包括其诊断业务),排名第十的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也在研发上花费了51亿美元。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中国生物制药公司与知名跨国制药公司在研发投资上存在一定差距。王宁表示,如果一家创新型制药公司今年的投资比去年同期多,并能看到一定的投入产出效应,这表明该公司有所增长。

据《国家商报》记者统计,除了基础制药行业外,8家生物技术公司中有7家的研发投资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增加。在研发投资方面,排名前四的是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基石制药和君石生物。今年上半年研发投资分别为4.07亿美元(约28亿元人民币)、6.71亿元人民币、3.84亿元人民币和3.69亿元人民币。

资料来源:上市公司半年度报告

然而,大量的科研投资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利润水平:一方面,研发投资一直在持续进行,暂时没有产品投放市场;另一方面,已经上市的新药尚未释放市场红利。数据显示,八家生物技术公司目前都没有盈利,半年度报告中的净利润为负。从亏损情况来看,百济神州、吉士制药、新达生物和君士生物位列前四,净利润分别为-2.54亿美元(约-18亿元)、-12.36亿元、-6.68亿元和-2.89亿元。

资料来源:上市公司半年度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生物技术公司首次上市时筹集了更多资金。数据显示,百济神州、信达生物、歌力制药和君实生物位列前四名,分别为68.28亿港元、31.55亿港元、29.76亿港元和29.44亿港元。截至2019年6月底,仅看“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前四名分别是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基石制药和歌力制药,分别为9.19亿美元(约合65亿元)、34.31亿元、33.34亿元和30.44亿元。

虽然目前账面上仍有大量资金,但作为一家创新型制药公司,其研发投资,尤其是二期和三期临床试验投资巨大,这使得有必要提及该公司随后的融资问题。chansons Capital执行董事沈梦认为,如果一个企业有真正的价值和坚实的基础,它可以继续通过股票发行、债券发行或信用融资。

在王宁看来,生物技术企业有许多融资方式。“有些人会将他们的资本证券化,但有一点是,如果他们连续两到三年亏损,项目进展将会缓慢,在理性市场融资将会更加困难。或者通过实物资产抵押;或者通过与当地政府合作,当地政府将注入一些资金。”

王宁认为,只要是创新型企业,就有必要重视研发资金的投入。最好有一两个重点研发项目,但也要注意更多的布局点。“R&D基本上是为了创收。如果一个企业想要长期的R&D,上市后其融资可能会中断。因此,为了维持支持R&D进程的资本流入,仍然需要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上市一两种能够带来相对稳定现金流的药物,然后再分配一定比例用于研发,这是一种螺旋式创新发展模式。”王宁说。

从今年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基石制药(Cornerstone Pharmaceutical)、华菱制药、美博制药和康新诺Biology -b(06185,HK)四家生物技术公司仍然没有主营业务收入,但核心产品要么接近商业化,要么正处于三期临床实践阶段,但它们都加快了上市步伐。

照片来源:摄影网络

来自《国家商报》的记者也注意到,这些企业不仅重视研发,而且对产品也有类似的研发方向。大多数人把抗肿瘤药物作为研发的主要突破方向。这一现象背后是不断扩大的肿瘤市场。根据乔斯特·沙利文(Jost Sullivan)的报告,全球肿瘤药物市场从2013年的729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106亿美元。具体到中国市场,肿瘤药物收入从2013年的834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394亿元,预计2022年将增加到2621亿元。

pd-1作为一系列广谱抗癌药物,由于其广谱抗癌特性,受到了医疗资本的广泛关注,已成为“抗癌之星”。世界上两大领先产品——药品奥凯也取得了良好的销售业绩。

来自《国家商报》的记者注意到,8家生物技术公司已经出现了两种pd-1,分别是信达生物(Cinda Bio)的信达瑞丽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和君实生物(Junshi Bio)的曲普利单克隆抗体注射液。自从这两款pd-1产品在今年成功上市以来,它们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各自实现了超过3亿元的销售收入。

为什么抗肿瘤药物如此受欢迎?在2019年深圳国际bt(生物技术)大会的媒体采访环节中,微球菌生物学主席卢先平在接受《国家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主要是由于抗癌药物的特性。恶性肿瘤一般是不治之症,所以对开发商来说,如果科学发展水平还没有达到癌症的完全治愈,它们就可以变成慢性病,患者就可以拥有高质量的生活和长期生存。

卢先平认为,这个领域的生物医学在世界上取得了很大进步。抗癌药物比其他药物更容易开发,这也是许多企业被吸引投资的原因。

记者还注意到,一些企业在深入研究主要药物的同时,还铺设了更多的其他研发管道。以信达生物为例,除了上市的辛迪·利马布注射液外,还有20项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三种生物相似药物的新药研发已纳入优先审查。

上述高级医学分析师认为,每个品种都有一个生命周期,因此产品管道的持续研发相当于增加整个品种组合的生命周期。研发投资成本的增加是必然的,各种技术和劳动力成本的价格将继续上涨。只要企业想发展,就必须继续投资。

所谓药物的生命周期,一方面是由于药物独特的专利期特征,当专利期到来时,它就失去了优势。另一方面,如果一种更好的疗法在疗法出现后不久突然出现,从而减小了尺寸,对现有产品的影响将相对较大。“有一个增加音量、达到峰值然后下降的过程。如果下降,通常会非常快,可能会从悬崖上掉下来。因此,有必要构建一个组合,以便该组合能够承受某些风险。”高级医学分析师说。

照片来源:摄影网络

经过近一年半的测试,香港的生物技术行业日益成熟。沈梦认为,虽然香港生物科技行业降低了绩效评估的门槛,但这并不意味着上市标准已经降低。因此,不能认为香港的股票市场可以被随意用来推高估值和套现。此外,从上市公司的业绩来看,一些生物技术公司的股价相对于报价已经下跌,因此企业价值在受到市场青睐之前必须仍然是可靠的。

王宁认为,成熟的资本市场应该关注企业自身的价值,而不是短期投资利益:“一方面,从市场主体的角度来看,推荐机构等投资机构可以客观合理地评价企业的价值;另一方面,大多数上市公司,包括它们自己,应该希望长期发展,并通过融资开发项目。此外,通过注册制度,企业的首次公开发行只需办理相应的手续,这样监管机构就可以在市场运作过程中发挥更为关键的作用。”

然而,尽管有各种相对客观的优势,香港的生物科技行业要真正成熟还需要一段时间。HKEx首席执行官李小嘉曾多次公开表示,新生的生物技术行业可能需要大约三年时间才能成熟。

上述资深医学分析师认为,如果港股联能在未来购买b股,将进一步完善该系统。目前,只有在符合交易所要求或有机会进入香港证券交易所市场后,才可能取消" b "。“可以进一步改进披露要求。研究中的品种进展如何需要非常准确的披露标准和规范,这也将有助于投资者更好地投资,更有效地规避一些风险。”高级医学分析师说。

事实上,除了根据修订后的规则上市的公司外,生物科技公司也可以根据以前的主板上市规则登陆香港股市。三家cro(合约研究机构)、Viabio (01873,香港)、Fonda控股(01521,香港)和Pharmaceuticals Kant (02359,香港)的上市,进一步改善了香港生物科技行业的结构。由于业务模式不同,上述三家公司今年上半年分别实现利润约9860万元、1210万美元(约8500万元)和12.61亿元。

卢先平认为,归根结底,中国的制药业是一个从模仿到创新的过程。以前,中国很少有公司从事创新药物的研发。因此,cro行业的许多团队都是海外归国人员。合同制造组织等。基本上在每个阶段提供一整套服务计划。这一赋权计划是一个很好的模式。

卢先平进一步指出,当他们回到中国开始创业时,中国基本上没有种植业,他们需要自己做很多事情。当专业外包分工提供专业技术支持时,整个行业实际上已经启动。组织资源和团队人才只需要资本、想法和需求。根据规定,这也是过去十年国内生物医学产业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

相关链接:高特佳董事长蔡大健:产业大转型,医药投资审美标准重构

国家商业日报


江西十一选五



上一篇:第六届海峡两岸民营经济创新发展论坛在温举行
下一篇:汶川地震中最后一只搜救犬去世!曾在废墟中救出15人,战友走好

相关文章: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zchcspjx.com 虹管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